❗点过我文章 喜欢/推荐 又取消的←被我发现一律拉黑。
北极圈写手不劳您大驾。
主要刷K黑lin海和黑月。
偶尔发发原创和孩子。
勤快删。
 

封面出来了😗没有用之前约的头像,大概会放到内页里,让太太用了最近我自己比较喜欢的蓝白色~这两天抽时间会统计一下有福利的宝贝名单~


因为没打算贩售,稍微有点纠结做不做宣图……= =但是总觉得不发宣少了点啥!


不管怎么说,再次感谢大家喜欢《欲盖弥彰》!

大家能喜欢我写的东西我真的超级超级开心。

可能我不太会表达,但每一个喜欢和推荐我都会看得很认真,有时候还会数,会看看到底哪一篇高哪一篇低,还会想为什么。

也会钻牛角尖,自己和自己发脾气,差不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觉得,写的什么破玩意啊干嘛学人家写小说,然后很低落很丧。

有的时候是自己想开了,有的时候是大家拉我上来。

真的很感激。

前段时间也是,觉得喜欢K黑的时间,真的不短了,都快赶得上我的初心cp了,产出的东西零零碎碎的,也有几万字了,想着做完《欲盖弥彰》的本子,就彻底退同人圈,老老实实做原创了。

结果没想到又没忍住写了一点黑月。

今天题题把本子的G图草稿给我看的时候,我真的好吃惊,她给我画了好多,真的好感动。看到他们的眼神,抬头低头,也再次觉得,哇,他们四个怎么这么好呀,呜呜呜呜。感觉就像我写的他们真的活过来了。

以前没有喜欢过rps,也不知喜欢这些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感受。我可能就是单纯很喜欢。觉得他们很甜。很可爱。写东西的时候每一句话都会自动带入他们的声音。感觉所有的东西都是顺理成章的。

能和大家分享我的这种喜悦,觉得好开心好开心。

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个啥。呜呜。


遇见大家是我的幸运。

真的感谢喜欢。

【黑月H】和龙谈恋爱是怎么一回事之不可描述篇

-K黑、黑月、赤黑七夕快乐、大家七夕快乐-

---------------

私设:月岛黑龙,黑尾龙骑。因为训练的缘故,月岛叫黑尾“老师”。

全是肉。没剧情,随便看看。

一发完。

废文网扫黄大队点我进组!

废文网扫黄大队点我进组!

废文网扫黄大队点我进组!

查看全文

【黑月】月岛和萤(5)

一个分手之后磨磨唧唧直到和好的故事。

艰难地试图恢复日更,稍微一断更就懒了。本来想五章怎么也写完了,现在感觉这玩意能写到七夕……不过如果真的写到七夕那我写个肉吧hhh如果那天不出门的话。

私设如山,纯属瞎编。

感谢喜欢。

    我喜欢你。

    黑尾看着月岛淡淡的眉毛,两个简单的音节在嘴巴里绕了半天,直绕得他口干舌燥,直到最后也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晚安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月岛动动嘴唇:“晚安。”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黑尾醒来的时候,月岛已经在门口系鞋带了。

    “早。”“哦,早,好点了吗?”“是!好多了。”“嗯,我先走了哦。”“啊!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月岛一愣:“……是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    总感觉气氛有点微妙,像是回到了之前暑假两个人同居的时候。黑尾抓了抓睡乱的头发,打着哈欠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。他撑在洗手池边,看了看镜子里微微翘起的头发,单眼皮下细长的眼睛,以及鼻子下面薄薄的嘴唇,心里有点纳闷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我这张脸这么快就没有吸引力了吗?他耸了耸眉毛。本来昨晚想和月岛重新聊一聊的,没想到他这个肚子挺争气,喝点凉的就开始叫唤……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结果还不坏。

    黑尾冲着镜子里的自己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‘月岛’……吗?”

    想想,他确实很少这么称呼月岛,虽然长了个大高个,但对方比他小整整两岁,他左一个“眼睛君”,右一个“小月”的,其实是存着调笑的意味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而且月岛脸皮薄,听到他叫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但耳朵尖却会跟着抖一下,然后挑起眼皮,皮笑肉不笑地冲他喊:是?请大点声?什么什么?我听不到!

    这时候他便会故意使坏,马上凑到对方跟前,勾住他的肩膀带往自己怀里,轻声重复刚才的话,直到对方的耳朵整个红了才堪堪放过……

    黑尾插着兜走在路上,回忆起当初的那些事,慢慢笑了起来。乌野町有很多坡道,路边的排水沟里,水流自上而下淙淙流去,几条红白相间的鲤鱼正艰难地逆流而上,不知要游去哪里。黑尾不自觉地放慢了步伐,跟着它们,一点点地往车站走去。

    以后再吵架,可不能一气之下关门走人了。他默默地想。

    黑尾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他俩因为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两个人都坐在床上开始哭。老爸抹了一会眼泪突然起身收拾东西,老妈一边掉眼泪一边蹬着他。等到老爸收拾好了东西要出门的时候,老妈却突然冲上去,抢过行李往地上一扔,眼泪一抹,说:我告诉你,你就得在这呆着,哪儿也不许去!

    第二天,两个人该说话说话,该吃饭吃饭,一点事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“唉,”黑尾忧郁地捂着脸,“不过感觉当时的话,就算月岛叫住我我也不会回头……以后脸皮厚一点就好了。但那个‘热血过头’是什么形容啊,我又不是山本那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只不过还是研磨说的那个问题最严重啊。黑尾抬脚蹭了蹭排水沟旁的鹅卵石,旁边的鲤鱼张口吐了个泡泡,一个没留神,被水流冲了一段下去,灰头土脸地顺着向下游去了。


    “月岛君为什么总是躲着黑尾前辈走呢?”

    “哎——为什么……”月岛支着膝盖喘了两口气,接过谷地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,“是啊,为什么?”

    谷地偷偷看了一下月岛身后,那个时不时徘徊在体育馆门口的身影并不在。“啊,那个……吵架了?感觉一直没和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啊。”月岛盯着练个接发都要满场乱窜的日向和几个略显拘谨的后辈,心不在焉地想,不光吵架了,还分手了呢。不过……月岛看了一眼旁边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。

    说出来会吓到谷地同学的吧。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多管闲事,但是……”谷地好像在纠结措辞,“月岛君不喜欢的话,好好说出来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月岛正准备过去叫高桥和吉田过来和他搭档练习拦网,闻言一愣,诧异地回头:“诶?”

    “啊,所以就是说……如果两个人吵架了,一直不说话不沟通的话不是会让矛盾升级吗,一、一般来讲……?”

    月岛看着女孩摇摇头,说:“抱歉,谷地同学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诶?我说如果两个人……”“不是,上一句。”

    ——不喜欢的话,好好说出来不就好了吗?

    他真的有好好说过吗?看着一头雾水的谷地,月岛突然低头伸手调节了一下运动眼镜的橡胶带,再抬起头的时候眼角有了轻微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谷地同学。”

    谷地有点莫名其妙,刚想说些什么,月岛却冲她摆摆手,转身叫了两个后辈,往场地另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高桥和吉田个头都比较高。吉田一米八九,副攻手,身材有点像青叶城西的金田一;高桥一米八六,副攻手,但据说由于发育晚的原因整体偏瘦,有点像自己。月岛每次指点两人近网防守的时候,耳边都会自然而然地响起黑尾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月,注意看我哦。

    “首先,要有意识地去做,不光手掌,指尖也要用力向下压。”

    绝对不能被弹开哦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手臂向前,手是往前伸的,不是向上伸。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!”

    月岛淡淡地转过眼睛,说:“嗯,那试试吧。喂,影山——”

    吉田和高桥感觉一阵凉意爬上了后背,齐齐打了个寒噤。影山从另一个场地回过头来,皱着眉盯着他们这边。“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“过来给我托球。”“哈?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月岛抬起下巴,轻笑一声:“啊这样吗~那就请你继续为后辈们展示你的王子式托球好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影山就气冲冲地往这边走来:“你这混蛋……我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地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性格还真是好对付,随便说两句就会顺着自己的剧本演了。

    但黑尾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那个人某种程度上比自己还要恶劣,有种“哈哈我就是这么厉害你能拿我怎么办”的感觉。月岛摇摇头,从球篮里捡起一个球拿在手里转了两下,之前黑尾和他出去玩的时候经常会做这种事,还美其名曰锻炼手指的灵活性,要月岛跟着一起玩。“明明是增加负担……”

    高桥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好了,他来了,我们开始吧。”月岛推着球篮站到拦网的另一边,把手里的球丢给影山,后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等高桥和吉田就位后,把球高高抛出。

    仰头盯着影山托过来的高球慢慢下落,月岛觉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如果我真的告诉他我不喜欢,那他会怎么办呢?

查看全文

【黑月】月岛和萤(4)

一个分手之后腻腻歪歪直到和好的故事。

上一章昨天差一点没写完,今天双更。

私设如山,纯属瞎编。

感谢喜欢。

    实在是,太逊了。

    黑尾恨不得拒绝月岛所有的关切,把自己锁进卫生间。然而他实在舍不得。曾经的恋人拿着杯热水静静地陪他蹲在马桶旁边,不时顺着他的干呕声给他拍背。向来身强体壮的黑尾还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可在胃部不时传来的烧灼感的折磨下,黑尾也真的没有更多再旖旎一些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笨蛋吗?给你你就喝?跟我吵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听话。”月岛幽幽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开口,就听月岛又说:“你刚刚是想亲我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“你漱口了吗?”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黑尾的表情实在太过于狼狈与难堪,月岛终于叹了口气,把水杯递给他,放软语气说道:“还难受吗?要么回去躺一会吧,我去给你找个热水袋。”谁知黑尾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半强迫地拉着他重新蹲下身子,手指摩挲着他指节处轻薄的皮肉,若有所思地问道:

    “刚才为什么去我屋里?”

    月岛的喉结上下滑动,紧张的情绪一瞬间铺满了他的全身,黑尾低着头没有看他,语气也平平淡淡的,仿佛只是随便提起。但这句话的分量却那么重,压得月岛几乎透不过气。他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手指一顿。黑尾叹了口气:“是吗。 ”

    洗手台上,水龙头没有拧紧,水珠不时滴落,有节奏的啪嗒声自觉地替他们衡量着时间的长度。黑尾握着月岛的手指,沉默了很久,月岛数着黑尾运动鞋上的鞋带孔,也没再开口,两个人就维持着这种奇怪的默契,静静地蹲在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月岛轻声喊道:“阿黑。”

    黑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地上睡着了,手里还攥着月岛的一根手指。月岛抽出手指,让黑尾暂且倚着门,然后呲牙咧嘴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。蹲了太久,腿都蹲麻了。黑尾没睡太熟,一碰就醒了,皱着眉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月岛揉了揉膝盖,弯腰架着他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黑尾转身搂过他的肩膀,胃部的痛楚正在消磨着他的耐心,他的情绪算不上好,但仍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黑尾把头搭在月岛的肩膀上,轻声说道:“我不想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月岛稍微退开一点,低下头撩起黑尾的衣服,把温热的手心贴在他的胃部慢慢地揉。黑尾的手臂滑落,最后倚着墙,扶着他的肩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点吗?”月岛问道。

    黑尾点点头:“嗯,回去吧,算不上太难受了。我去躺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月岛按着他的胃贴上来,四目相对之后,偏过头亲了亲他的嘴唇:“这样呢?”

    黑尾的眼睫毛剧烈地颤抖:“我,我要不再去仔细漱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月岛就再次吻住了他,灵巧湿软的舌头滑入口腔,勾缠住他的唇齿轻吮,黑尾不自觉地加大了手指的力道,像是要把面前这个单薄的人紧紧地抓在手中。月岛本想撩完就走,谁知舌头退开的一瞬间,黑尾翻身将他压在墙上,转而克制而强势地咬住了他的下唇。

   黑夜将两个人轻微的喘息声尽情地拆吃入腹,又化作细小的气流弥漫在四周,氤氲出了暧昧的香。月岛得出空来,摸着对方绷紧的身体问道,现在还疼吗?黑尾把他的手从自己衣服里抽出来,握着举到面前张口含住,不断舔舐着指节和指根处的皮肉,同时抬眼注视着面前那个煽风点火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……胃是不疼了,但别处有点疼。”

    月岛眯着眼抽出手来往他T恤上抹了两把,勾起嘴角轻声说道:“是吗?大概躺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不了。”黑尾没好气地掐着他的腰,一边亲他一边推开门把人往房里带,月岛的手又伸进了他的衣服,但这时候他也说不清他是在帮自己缓解疼痛还是单纯地在摸腹肌了。

    拉着月岛一起倒在床上的时候,黑尾冷汗都下来了。说不疼都是假的,他今天下午就没怎么吃东西,一罐冰可乐两罐冰啤酒下肚,吐是吐了,但没东西吐才是最难受的。月岛躺在他旁边轻声喘息,也瞥见了他额角的汗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拿点东西吧,这样胡闹不行。”月岛伸手帮他擦了下汗,又俯身亲了亲他的眼睛,撑着坐起来。但黑尾拉着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陪我躺一会吧,你摸摸我比什么都管用。”

    月岛挑眉:“摸哪里?”

    “胃……”黑尾说完,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脸,“当然,摸别处也不是不行,我可以忍一会。”

    脸呢?月岛摘了眼镜挨着他躺下,捂着他的胃轻轻揉了起来:“提前说好,我可没跟你和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是心疼我,呃……不是,”黑尾不得不屈服于那只掌控着自己胃部的手,“你是……可怜我,可怜我。月岛君心地善良,大发慈悲救我小命。”

    “别老‘月岛君’‘月岛君’的,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黑尾委屈得不得了:“你自己说不让我叫名字的。万一我叫了你再……呃好好好……你!欺负我一个病人算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也是你一口一个‘萤’,让人听了难受,才不想让你叫的。明明说出来的话那么伤人,为什么还要那么温柔地叫我名字……”月岛声音越说越小,眼睛也闭着养神。黑尾侧过头静静地看着他,贴在胃部的手心干燥而温热,让他感觉身边这个人都散发着暖暖的气息。

    黑尾在他耳边小声问道:“那,以后要怎么叫?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沉默一阵,同样小声回答道:“就叫月岛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黑尾亲了亲他的脸:“那个,月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
    我喜欢你。

查看全文